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刚梁 > 天津国资委欲放弃天津信托控股权,行业监管趋严,谁来接盘?

天津国资委欲放弃天津信托控股权,行业监管趋严,谁来接盘?

2019年12月30日,天津产权交易中心出现了天津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的信息。

天津信托目前的实际控制人是天津市国资委,旗下的天津海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天津市泰达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共持有其93.69%的股权。国资委本次拟转让77.58%的股权,其中,海泰控股拟将其持有的51.58%的股权全部转让,泰达国际转让26%。交易完成后,天津市国资委将仅持有天津信托17.16 %的股份,可能变为参股股东。

另据媒体称,天津信托的股东安邦保险集团、大家人寿保险也拟另行转让它们所持有的5.26%的股权。

据老吴了解,天津信托是一家老牌的国有信托公司。2018年,其经审计的资产总额为749330万元,所有者权益总额513788万元。该家信托整体水平居全行中下游水平,据wind统计,去年净利润在全国68家信托公司里排名40多位。

这是本轮天津国企混改的又一大力作。此前,天津国资已将多家市管企业100%的股权挂牌出让。不过,此次国资委放弃天津信托的控制权也是无奈之举。据媒体透露,此前,天津信托的混改方案是希望国资保留控股权,同时引入社会资本。2017年来以,国资委实施的方案是引入3名战略投资者,总共开放39.73%股权,引入社会资本21亿元。

但挂牌三次延期后仍“未征集到合格意向投资者”,交易无果而终。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社会资本对参股信托公司兴趣不大。据统计,我国信托公司普遍存在“一股独大”现象,目前68家信托公司中,控股股东持股比例占到80%以上的共有22家。实力雄厚的信托公司股东更倾向于谋求控股权。

老吴认为,本次天津信托股权转让能否顺利,仍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原因如下:

首先,近年来由于监管趋严,信托公司最传统的房地产业务、通道业务都在“高压”之下,信托公司本身面临着艰难的业务转型,大多数信托公司没有找到新的赚钱模式。因此,信托牌照不像以前那样有吸引力。

另一方面,金融类企业的股权转让,还要经过监管部门同意。根据老吴观察,监管部门对信托公司的股权转让的审核十分严格。近十多年来,银监会一直鼓励央企、银行入主信托,民营股东很难获得通过。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1月份,中国银保监会出台了《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的征求意见稿。秉承“审慎监管”的原则,征求意见稿对于持股信托公司5%以上股份或表决权的“主要股东”的股东资质做了十分严格的规定,比如“具有良好的公司治理结构或有效的组织管理方式”,“净资产不低于总资产的40%”、“财务状况良好,且最近2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如取得控股权,应最近3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权益投资不超过净资产的40%”等等。

监管部门对信托公司的股东设置如此多的条件,目的是为了改善信托公司的股权与治理结构,解决一股独大和关联交易的问题。可以说,很多有意向的民营企业可能够不上这个门槛,就算有“土豪”来接盘,监管部门还未必看得上。

为达到监管部门的要求,国资委在本次交易方案中,也对受让方资格设置了门槛,例如,新引入战略投资者需满足中国银保监会信托公司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中出资人资质等条件;要加强党建,将党建工作总体要求写入公司章程;五年内不得转让;受让款须为自有资金,等等。

此外,老吴注意到,在交易信息附件三《承诺函》对受让方提出了一些条件,例如,受让方须在完成股权受让的工商变更后1 年内启动对天津信托的增资工作,注册资本增加约4 亿元左右;天津信托将出资设立职工安置风险保障金。

综上所述,一方面受让者希望能获得控制权,另一方面监管部门不希望“一股独大”。由于这种矛盾的存在,老吴认为,本次天津信托的“接盘侠”恐怕不太好找。

声明: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推荐 0